新年了啊……人兽三则【隐cp】

人兽!巨雷!!慎入!!!(伦敦大雾)
好吧其实只是单纯的标题党而已……
我也觉得这次自己有些过分了……中学生作文还要球800字以上呢你写的这些个团子尾巴一样的东西都是些毛啊啊??
虽说是新年贺文……可是这三块里面有一点“贺”的意思么?orz
借此发现在我心里死一个活一个是萌的定式,俩都活着是HE都死了就团圆了。
(你看原创的时候光挑HE怎么在同人里就这么后妈啊抽打)
于是这三则cp隐,不过都是很主流(?)的完全(??)没有掺杂某人的恶趣味=v=,虽说这样有些小寂寞……

ps:百度乃个G点密集的把我的“人兽”标题硬生生地逼成了“人和毛茸茸的小动物”……【含泪怨念指】




秋狩的时候猎了只狐狸。
本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猎物,狐狸不大,若不算尾巴身长只及小臂,也不是什么稀罕品种。非要说有什么地方抢眼,就是那一身如缎的亮丽皮毛,几乎融尽了满山的枫色。
他被那炎烈吸引了目光,拎起狐狸来看。狐狸挣扎着想逃,圆亮的黑眼睛里满是倔强愤恨,竟不似平常的猎物般惊惧。
看着那眼神,隐约间似乎回想起了某些隐秘的乐事,他从心底里觉得这小东西讨喜起来。岂料刚圈了在怀里。便冷不防被狐狸一口咬在左手臂上,登时血流如注。
手下的武士大惊,拔出刀来要斩,却犹豫着不知从何下手。狐狸就在将军怀里,砍死了狐狸势必会伤到将军。
他却不慌,扬起未受伤的手示意手下安心,然后去抚摸狐狸的头,样态极尽爱怜。
这眼神……真是好,和那人一模一样。
他一边想着,一边愉悦地眯起双眼,伸手扳住狐狸的嘴,将两排利齿硬生生从肉中一分分拔出,随后拎着狐狸的后颈递到身边一个武士手里。
“真是不错的狐狸,长相好,够凶悍,我喜欢。”
“是啊,真是有灵性的狐狸啊。”手下纷纷应和着,接过狐狸的武士更是小心翼翼,生怕磕碰了城里未来的宝贝。
“杀了吧。”
“啊?”有人回不过弯儿来。
他让随行的医者包扎伤口,低头漫不经心地笑:“小畜生漂亮虽漂亮,可惜太笨,不识时务,养不了的。”
“是!”武士当下把狐狸甩在地上,一刀劈为两段。
“再好的东西,若不能收为己用,与其留下看着闹心,还不如杀了干净。”他仿佛自言自语,喝退了手下,单手持缰向围场深处走去。
于是没人看见,他说这话的时候,握缰的手攥得死紧,青筋根根突出,几乎要爆出血来。




又是夏天。
他不耐地翻转着手里的烟杆,似乎能凭借这个动作将无边的燥热挥散。
他极其厌恶夏天,每到了这个时节,一种莫名的阴郁情绪便会铺天盖地般涌起,像要使人窒息似地将他淹没。
“殿下,将军差人送来了珍奇的礼物。”
“拿进来看看吧,和使者说谢过将军。”在这样糟糕的心情下,他连面都懒得露。
四个武士抬了一个笼子进来,他掀开笼子上的薄绸,随即不由得一楞。
笼子里是一只虎,确切的说,应该是虎的幼仔,才和成年柴犬差不多大,蜷在角落里就像一个毛球。
他打开笼子将虎仔抱在怀里,它把软软的爪子搭在他胸口,有些好奇地和他对视。
也许是年纪尚幼,本应该闪着百兽之王霸气的眸子里,只有着说不尽的干净,像两颗纯黑色背景下的空明琉璃,让人不由自主地平静下来。
他的心猛地一紧,扭开头去不敢再看。
记得曾经也是这样干净的眼睛,却是再也无法睁开了。
明明是征服天下的障碍,可是,等到真的除去了这个劲敌,生活却突然失去了色彩。
右眼突然有些异样的触感,他吓了一跳,缓过神之后才发现,原来是虎仔正隔着一层布料舔舐他的眼睑。
那般的温暖潮湿,像是幼苗生长的温床。
于是他不禁产生了一种错觉:那常年干涸的眼窝之中,有一颗种子正在破血肉而出。它以灵魂为给养,将深深地穿过头骨长至参天,最后开出绚烂的,烈焰般的花朵。
那是属于那人的颜色,那是被那人带走的颜色。
心中的某个角落突然像被炙烤而过,那个夏天以来的种种哀戚纷至沓来,一时间将胸口塞得涨满。
他将脸埋在虎仔颈部,让粗糙浓密的被毛吸尽眼中将要泛起的湿润。
“你,也是来自甲斐的么?”




“将军,那畜生已经在城上转了一天了,您看是不是将它射下来?”
他放下茶盏,缓步走进庭院,走到天上盘旋的巨大猛禽投在地上的翅膀阴影附近。
那猛禽仿佛恰在等他,见他出来便停落在屋脊上,收敛了羽翼,与他遥遥相峙。
有武士架起了战场上用的巨大弓弩,他摇了摇头,挥手吩咐他们退下。
他抬头看它。
因为有些逆光,鹰的毛色看的不甚清晰,可那双渗着利刃般寒气的眼,像是无论在何种状态下都会熠熠发光,让人不由得想要战栗。
真是只不同凡品的鹰,只是平常地占据着屋角,便自然地散发出王者的气质来。它居高临下地望着他,阴鹜的眼神看不出丝毫情绪。
或是畜生本来就没有情绪,它的目光只会折射出你的悲喜。
霎时间他觉得眼中一阵光影错落,恍惚间仿佛回到了从前的庙堂,那个人也是这样居高临下的审视着他,带着三分激赏两份鄙薄五分的暧昧不明。那是难以令人直视的眼神,每次他都只能不由自主地将视线错开,然后,便会听到那人喉间翻滚出低沉的笑。
如今这一切,都已经在那一场红莲业火中焚化成灰,于是即使对着相似的眼神,也没有再局促的理由和必要。他短促地笑了一声,发现自己竟有些想念起那时的失态。
起码那个时候,不会如此的寂寞。
“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么?”他凝视着屋脊上的猛禽。
“既然是应允了您,就绝对会让您看到您想要看到的世界,我亲手构筑的世界。”
右手徐徐向虚空中伸去,像是要碰触什么,最终只是空握了一下,最后无力地垂在身侧。
他突然觉得阳光有些刺眼了,便转过身去,将手负在背后。
一声尖锐的鹰唳响彻苍穹,身后,巨大的阴影升腾而起。
他猛然回头,只来得及看见半空中逐渐消失的影子。

留言

No title

= =写的蛮好的

有啥看不明白的不难啊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折翼phoe

Author:折翼phoe
非常懒的一个人
兴趣多而杂+3分钟热度
胸无大志的吃货

碎碎念
类别
最新评论
链接
后庭
你看我不见
FC2计数器
自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