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崎【光三】

第六天魔王死了。
无论是怎样的霸者,结局也免不了是这样凄凉,石田三成有些漠然地想着,夏天闷热的湿气若有形质地涌来,让人莫名地觉得烦躁。
大军已经在向天王山进发的路上,对手是那个眼底常年萦绕着雾气的男人。
明智光秀。
在三成的印象里,这位传说中骁勇无比的日向守并不像一个武将。他的眼中没有常年征战留下的硝烟和浑浊,相反的,那双眼初看上去温润而澄清,再稍加探究,便会发现那些澄清尽是厚重的雾。
你在里面看到的东西,其实都仅仅是你以为自己看到而已。


战争就像沙盘里重复了无数次的布局一样毫无悬念,可是当石田三成见到在日光下反射出刺眼光芒的布都御魂的时候,他发觉所谓胜负并不能决定自己的生死。
明智家的武将大多已经战死,周围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亲信。光秀淡紫色的铠甲上染着不知是谁的鲜血,他坐在马上,平静如亘古屹立的山岳。
三成很奇怪,为什么对方在这样的情况下,眼中仍然没有一丝血腥气,眼前的人和遥远记忆里的映像重叠,周围仿佛已经不是战场,而是安土城樱花纷飞的庭院。
他只是沉默在那里,用刀尖指着他的胸口。

于是那沾满了灰尘的记忆就这样鲜活起来了,曾经只是在和歌会上惊鸿一瞥的水色桔梗,刹那间肆无忌惮地绽放在眼底。
那人落在身上的影子将世界劈为两半,自己则站在交界处,炙热,却又冰寒入骨。

“援军很快便会赶来,”三成扬起下巴,笑容里略带讽刺,“你败了。”
光秀不发一语,仿佛对方谈论的是别人的胜败生死。
“或者你可以杀了我,为你没用的部下报仇,尽管他们还没有见到我就已经像蝼蚁一样被碾死了。”
三成知道自己的性命就在那人一念之间,可是他难以控制自己想要激怒光秀的欲望,他想要看见他镜面般平静的表情分崩离析,而不是现在这样的无动于衷。
在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让绝望扭曲你的脸么?

“羽柴秀吉将你保护得很好。”光秀忽然开口。
他垂下刀,眼神莫名的有些温暖:“锐气、才华,在这乱世,更是难得的干净。”
“只是,过刚易折。”

三成有种错觉,那双琥珀色眸子里终年凝聚的雾气似乎在慢慢化去,里面藏着的,是另一个自己。
外表温文也好尖刻也罢,骨子里都是相同的清冷。
那份若有似无的熟悉感,让人情不自禁想要落泪。

“我讨厌桔梗。”那倒在地上和着血泥的图案,与眼前这个男人所给人的感觉极不相称。
光秀闻言,停下了调转马头的动作:“我也不喜欢。”
听声音,隐约间竟带了丝笑意。
“如果有可能,真的不想背负着它,实在是……太过于沉重了呐。”


三成知道后会无期。
那人转身的时候,眼中并没有“生”的意志。几乎可以断定,如果不是为了让身边的武士离开,他不会活着走下天王山。
不久之后,果不其然得到他的死讯。
撒了杯薄酒在廊下,过了一会儿才想起,那人似乎是滴酒不沾的。
于是不由得哂然。
手掌覆上胸口,仿佛有什么被那瞬间的擦肩而过带走了,如今竟是空的,一片无边清寂。

彼时的种种纷繁,都化作夜露晨雾,了然无痕。
若有来世,愿岁月静好,平安喜乐,到那时,再与君烹茶一话短长。

留言

No title

我只想说,实在是……
我正史都不明白不要拉我来看这种暗荣胡乱改变的野史啊口胡!!!

Re: 某拉面菌

谁告诉你这是野史……虽说年龄身高月代头尽数忽略可这山崎之战确实是规规矩矩的正史啊你个没文化的!
不过……山崎之战那一天其实是下雨……而且石田三成一直在秀吉本阵来着(死……

No title

那啥,整点阿市和阿国啥的呗。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折翼phoe

Author:折翼phoe
非常懒的一个人
兴趣多而杂+3分钟热度
胸无大志的吃货

碎碎念
类别
最新评论
链接
后庭
你看我不见
FC2计数器
自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