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徒弟的一个树洞

昨天晚上很意外地在网上遇见了小徒弟,说很意外,是因为这个娃从来没在Q上主动出现过,好吧不排除这个意外的产生是由于我极其罕见地没有潜水的缘故。
徒弟一如既往地唠叨,一边唠叨一边给我发红白机的游戏模拟器,发完了还不让我动,说我在游戏面前没有自制力……明明知道你还这么诱惑我,这不是纯故意的么!
只是徒弟啊你下次唠叨可不可以把重点目标从我的私生活上转移开……掩面虽然我没啥私生活可言可是老是被念还是会觉得心里毛毛的啊,会觉得你被俺娘悄悄附体orz
其实每次和徒弟说话彼此都会觉得蛮感慨,一边感叹流年偷换物逝人不非一边惊讶于彼此之间的变化,果然是相距一千米便是相差了一个维度么?像这次,她就狠狠地感慨了一番别的朋友发生了多么多么大的变化,顺便小夸奖了我一下:“师傅就完全没变嘛,还是这么傻乎乎的。”
……我知道我在你面前一直很笨啦!可是每次听到这种说法都会有一点点点的blx,对手指
这么笨不都是她们给惯的,所以就忍不住担心以后面对的不是好友的时候如果还是这么笨该怎么办,然后陷入到难以自拔的自我否定和担忧的情绪中去……
于是这样看起来我的脑袋是不是真的不够灵光?= =

记得上一次和她联系还是在夏天差点崩溃的那个时候,她特地从长春打电话过来,逼得我在大半个中国的距离外红了眼眶。
仔细想了想,从初中认识到现在,几乎每次我最为狼狈最为不堪的样子都落在了她眼里。日子兜兜转转,我以为我身边已经出现了很多人的时候,有了伤口,却还是只有那几个人在身边。
是不是应该说我这么长时间都白活了呢?望天
想和她说点自己心里的话,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在自己的地盘挖一个小树洞把自己的话埋起来,也许有天这些话会长出幼嫩的枝条,最后被她给看到。
有的时候会有一种错觉,09年的这个夏天远没有结束,还在我不知名的地方延续着。所以会忍不住害怕,怕她还没有看到我的话就离开了,不要我了。
反正我一直都这么笨拙。


我希望你会是我一辈子的爱老虎油,尽管我连小透明都算不上,你走进我的圈子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可是我真的,非常这么希望。

留言

我还在

其现在在才真正知道你当初的感受,现在你缓过来了吗。当初是怎么挺过来的啊,是觉得这个世界都是黑色的吗?那种毁灭性的打击突如其来,好难过,怎么办?

Re: coffee

紧紧抱住,你怎么了?家里出事了吗?
在最难过的时候,一定要尽量和亲人在一起,不要自己呆着。一个人的时候会想很多,越来越消沉。觉得难过到支撑不住的话可以给我们打电话啊,可以求安慰,也可以聊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会好过很多的。如果悲哀,就大声哭出来。
我那时候甚至有点抑郁的症状……跑去翻心理学家武志红的博客,看到一句话,痛哭了一场之后,堵在心里的沉重慢慢化开了。
“爱不会失去的,只要你爱过,在爱面前,生死是渺小的,爱你的人无论到了哪个时空都会爱你。”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折翼phoe

Author:折翼phoe
非常懒的一个人
兴趣多而杂+3分钟热度
胸无大志的吃货

碎碎念
类别
最新评论
链接
后庭
你看我不见
FC2计数器
自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