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历史口胡向]梦中梦[李斯中心]

在FH看到8秦始皇后宫的帖子,看得热血沸腾一晚上之后就弄出了这么个东西……想看文毛人写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T T
伪考据,所有资料都是一个晚上百度出来的,学术质量不三包……


原来痛楚到了极致,便不会再觉得痛了。
他匍匐在地上,手指不自觉地屈伸着,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在松散的黄土地面上划出一道道沟痕。

“丞相大人,时至今日,你悔也不悔?”

他听到声音,梗起脖颈,吃力地向上望去,却只能看到那人腰间的黄玉带钩。
“赵……”
再也使不出任何力气,他垂下头来,半边脸颊狠狠砸在土里,木木地没有感觉。

他感觉到无比的疲倦。
一个个梦境铺天盖地地涌过来,将他温暖地包裹。

=====================================

第一个梦境,关于相识。

“灭诸侯,成帝业,为天下一统……”鹰目隆准的男子沉吟着放下手中的木简,将目光投向上书的文士,“李斯?”
“在。”他恭敬地低下头,双手执笏将自己与那道视线隔绝开来。帝王的眼神太过凌厉,仿佛仅仅是这样被注视着,胸前便像被剖了道口子,不但被洞悉了一切,每次心跳更是合着热辣而凛冽的痛。

秦王慢慢地站起身来,走到他身前,默不作声。他低垂着眼睑,感受着那如利刃刮骨一般的打量,丝毫不动声色。
良久。
“深得吾心。”

听着天子远去的脚步声,他轻轻地松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早已汗湿重衫。
----------
“李斯啊李斯,原来寡人竟是欲摆脱你而不得。”秦王微微地眯起细长的眼睛,半开玩笑般地说着,手中把玩着他的《谏逐客令》。
“臣不敢。”他低头,将目光投注在深衣的下摆上,“陛下自有明鉴。”

他向来是不敢与殿上之人对视的,可是此时,手里已经没有笏板可以挡在面前。

“既然想要留下,便让寡人好好看看你的本事吧。”
“谢陛下。”略微直起身子,正好对上君王唇边那一抹玩味的笑意,他心中一颤,一向如镜面般平滑的表情不由自主地裂了个缝。


第二个梦境,关于韩非。

“法不阿贵,好一个法不阿贵!天下竟有韩非这样的奇人!”
眼前的天子挥舞着手中的书简,兴奋得几乎像个孩童。
“韩非与臣所学一脉同宗,但若论才学,臣自愧弗如。”
“若能与此等人物相交,寡人虽死而无恨。”秦王叹息着将木简掷回案上,喃喃道,“寡人从未想过居然会有人把帝王之道参悟的如此通透,若能归为己用……”

他安静地把手拢在袖中,微笑不语,似一尊侍立的俑。
眼睛有一点刺痛,像是进了沙子。
----------
“宣李斯上殿——”宫人尖细的声音在夜空里将断不断。他踉跄着起身,跪得太久,整个下肢似乎都已经一节一节地折断开去。一步一跌地进了大殿后,他便重又端正地跪在殿上,仿佛从未曾动过。
秦王背对着他长身而立,看不见表情。

“韩非死了。”
“是。”
“你可满意?”
“臣惶恐。”
“惶恐?寡人看你淡定得很嘛!”秦王怒极反笑,猛然转身,几步走到他的面前。
黑底红边的十二章纹在眼底铺天盖地地弥散开来,他一阵眩晕,几乎支撑不住早已酸软的腰膝。
“臣不得已而为之。韩非不是帝王之身,却著帝王之道,本就是死罪。”他喑哑,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些,陛下也都是知道的,欲灭韩国,韩非不可留。”

秦王沉默良久,突然钳起他的下巴,直直地看进他的眼睛。
“李斯,你和寡人一样,都是没有心的人啊。”
他向上看去,秦王的眼角有一道道细微的血丝,略略的发红。
低低地叹了一声,将视线逸向别处:“臣这颗心,不是什么好物,没有就没有了。”

秦王随即便离去了,留下他像是失了精魂一样,静默地跪在空无一人的大殿里。
脑子里满是韩非似是蕴含了千言万语的眼神,以及喝下毒酒前,眼角流下的那一滴泪。


第三个梦境,关于燕丹。

“通古,为何他执意要走?”秦王站在廊下,声音难得地带了一丝苦恼。
他并未作声,这个问题仅仅是个问题,并不需要回答。
“他逃不掉的。”秦王的语气决绝中带着狠戾,扶住柱子的手指渐渐收拢,像是要在上面凿出五个洞来,“寡人等了这许多年,怎可能如此轻易放手。”
他宽慰道:“陛下不开口,燕太子丹自然无法跨出咸阳一步。”

是啊,这许多年,怎可能轻易放手。
----------
燕国的太子是个极其风流俊秀的人物,扬鞭而去的英姿,连他都禁不住要赞叹,无怪秦王一直念念不忘。
燕丹的背影渐渐消失,他放下竹帘,闲适地饮下一樽送别酒。
----------
秦王醉了。
手里的铜樽歪在一边,缺了一只袖子的衮服还没有换下,沾了满身的酒气,往日威严的天子现下狼狈得要命。

“他恨寡人。”秦王一边打着酒嗝一边不断地嘟囔着,醉眼迷离,“他怎么会……呃,这么狠。”
他安静地侍坐在一边,将歪倒的铜樽扶起:“陛下今天刚刚受了惊吓,还是不要喝这么多酒为好。”
秦王胡乱地挥着手:“不用……你管。接着给寡人斟酒!”说罢猛地一头栽倒在案上,吓了他一跳,慌忙要去扶,却被按住了伸出去的手。

“那个时候……在赵国,寡人与他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呃,曾经……”
秦王把脸埋在另一只完好的袍袖里。
“寡人以为自己没有心……未曾想,这颗心原来一直在他那里……”
“现在,他却是真的想要寡人的命……”

他感受着手上的温度,听着克制不住的呜咽沉闷地传出来,在空寂的咸阳宫内静静回荡。
----------
燕国使臣捧着精美的匣子,一路战栗着交到宫人手中,再由宫人转递到秦王手里。
秦王沉默地打开匣子,半晌,看向燕使臣,微微颔首:“燕王的诚意,寡人已经收到。”
他站在不远处,看见秦王稳稳地托住匣子的手,青筋突起,从指缝中慢慢沁出血来。


第四个梦境,关于别离。

始皇帝半倚在辇榻上,就着他的手一口口喝下漆黑的药汁。
“果真是病来如山倒。”榻上的君王形容枯槁,像是一把干枯的柴。除了眼神凌厉依旧,浑身上下已找不出当年意气风发的一丝痕迹。
“才刚刚两天,就已经连坐起来都困难了……”病人短促地笑了一声,“不知道,还能不能走出沙丘……”

他惊得打翻了药,起身跪在地上:“陛下何出此言!”
始皇静静地看着他,“今天才发觉,通古也是会如此惊慌的啊……你辅佐朕这么多年,一直是处变不惊的,朕还以为,没有什么会让你失态……”
“陛下!”他喉咙哽住,心痛得快要炸裂。
泪水把眼前人的轮廓悄悄晕开,他急忙去擦,想要更清晰地看着那张脸。

“通古啊,朕抓了一辈子,到头来,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能留住……”
“朕累了……”始皇慢慢合上眼睛,“朕……终于可以……”
声音渐渐地低沉下去,终不可闻。
----------
“陛下,该用膳了。”他架起小几,把饭菜摆好,然后小心扶起榻上的人。
“陛下今天还是不想进膳么?长此以往,龙体堪忧啊。”

没有回应,对方像是睡着了,略有些青灰色的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安详。

他温柔地把那人环在胸前,宠溺地笑:“也好,不吃就不吃,一切谨遵陛下旨意。”
“现在这般,比以往都要好,都要好……”


接下来的梦境不断开始崩坏,只留下一些残缺不全的碎片。

矫诏逼杀公子扶苏,鸠杀蒙恬,立胡亥,并向其提出严苛的“督责之术”,不是不知道后果是什么,只是他不在乎。
大秦帝国既是陛下一手建立,拿去陪葬,也没什么不对吧。
不顾死活地和右丞一起上书劝诫无可救药的秦二世,也不是不知道有什么下场,只是他不在乎。
苟延残喘了这么久,该是时候,去寻陛下了。

==============================

梦做到这里便醒来了。他以为这个梦耗费了他一生的时间,却没想到它原来如此的短暂,短暂到鲜血流逝得不够带走他的性命。

“赵?”那人蹲下来,眯着眼睛思索,“赵……政?”
他没有理睬那个名字。那个名字不属于他,也许属于燕丹,也许属于别的什么人,属于他的,只有“陛下”两个字。

“大人还没有回答刚才的问题呢,悔是不悔?”

他微微晃动了一下已经无比沉重的头。

“大人不悔……我悔!”那人笑容一敛,两个字带出十分的狰狞,“我悔当初为何将你引荐给吕不韦那老贼,我悔当初为何没拦下你那封《谏逐客令》,我悔当初为何任凭你放走燕太子丹!若非如此……若非如此……”
那人神色黯淡下来,带了凄绝地伸出手去,从额心的墨迹,到应该是鼻子的位置,再到那赤褐色的领口,细细地抚摸着,像是要把他的轮廓刻在心里。
“若你还是当初的上蔡小吏……若你不是这般的痴……我也不会……”

他看着面前这个满面哀戚的人,想要笑,脸却已经不听使唤,只露出一个诡异的表情。
他想告诉他自己刚才做了一辈子的梦。
他想告诉他梦里没有他。
他想和他说,他现在正在做的这个梦,也快醒了。

可是他已经无法开口,生命像指间的温度一样慢慢散去,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一阵青烟,轻得可以像鸟一样飞起来。

从这个梦境中飞走,再投入到新的梦境中去。

(END)

注:经某人(= =)要求把文中主要的大事整理一下,免得说我写得不明不白的……
其实真实的历史远远要萌得多哇~
1.李斯字通古,楚国上蔡人。早年为郡小吏,同韩非从荀子学帝王之术,学成入秦。初经赵高引荐被吕不韦任以为郎,后劝说秦王政灭诸侯、成帝业,被任为长史。秦王政十年(前237年)下令驱逐六国客卿。李斯上《谏逐客书》阻止。…………秦二世二年(前208年)七月,李斯为赵高所害,夷三族,受五刑(刺字,割鼻,断趾,宫刑,腰斩)于市。
2.秦王赞赏韩非才华:“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不久,秦国攻韩,韩王起用韩非出使秦国。秦王欲重用,李斯谗言使韩非下狱,毒杀之。后秦王悔,下令赦免韩非,为时已晚。
3.燕太子丹,战国末燕王喜太子,幼时与秦王同质于赵。秦灭韩前夕,燕国送其入秦为质。逃归,使刺客荆轲刺秦王。”未至身,秦王惊,自引而起,袖绝“。秦王怒而伐燕,燕王斩太子丹,献首级于秦。秦复进兵攻之。后五年,秦卒灭燕。
4.秦始皇名赵政,公元前210年驾崩于沙丘行宫。死后数日李斯赵高秘不发丧,停尸辇中,矫诏逼长子扶苏、蒙恬自尽后方赶回咸阳,拥二子胡亥为帝。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折翼phoe

Author:折翼phoe
非常懒的一个人
兴趣多而杂+3分钟热度
胸无大志的吃货

碎碎念
类别
最新评论
链接
后庭
你看我不见
FC2计数器
自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