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莲【SA】(二)

当高跟鞋的声音再度响起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的中午。

“这倒方便,省得关窗户了。”女人的话里仿佛总带着尖锐的刺。一进门,首先注意到的便是堆在屋角的碎玻璃,以及空空如也的窗。
“与你无关。”Akira关上门,转身走进厨房继续准备午餐,“钱我放在桌上,你只要做你该做的就好。”

女人走到桌边,轻轻摸了下上面中等大小的箱子,笑道:“看来还是小看了你。”说罢不再言语,神色复杂地看了床上的男人一眼,动手为他静脉注射。

一切停当,女人拉了椅子坐在床头,注视着那张略欠血色的脸。
男人仍然安睡着,像是没有人操控的木偶,灵魂随着牵线的断裂而消散了,空留下几乎完美的躯壳。

“这样半死不活的你,看上去还真是没用啊。”
许久,她突然开口,似是喃喃自语,又似是在说给他听。

“舒舒服服地躺在这里,装作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么?呵,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这么浓的血腥味,一辈子都洗不掉。那些跟着腥气追来的豺狼虎豹,你以为会少么?”

“一切都是Akira在替你承担,懦夫。”

这时,女人有些惊诧地发现,那一直以来黯淡无光的眼中突然有一丝微弱的光芒闪过。
生效得很快嘛,加了料的营养剂。

“没错,你是个懦夫,是Akira唯一的累赘。如果没有你,Akira又怎么会被困在这里,他早就可以远走高飞。”
她凑上前去,将唇凑在他耳边:“以你们的经济状况,本来是出不起这么高的价钱的……”
语气温润且暧昧。
“你猜他出卖了什么?良心,人性,还是……尊严?”

女人勾起嘴角,满意地感觉到身前的“躯壳”呼吸开始变得不平稳起来。
她直起腰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现在这副德行,连自己的人都保护不了,哪里还有丰岛之王的架势?”
她的语调不自觉地染上了些悲伤。
“你又哪里值得他……拼了性命去挑战?”

利刃出鞘的声音,然后,颈间微凉。
女人快速地收拾了一下略有失控的情绪,丝毫不见慌乱地回过身来,恰好挡住身后骤然睁大的眸子。

“我从未告诉过你他的身份。”Akira面色铁青,将长刀稳稳地架在女人的肩上。
“难怪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你会恰好出现。”长刀渐渐贴紧皮肤,执刀的手上隐隐显出青筋,“你接近我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是•谁?”

血慢慢从刀刃上滴下,濡湿女人米色风衣的领口。
她恍若未觉,扭头看向窗外,将目光放得长远。

“那个叫做伊古拉的游戏,既无聊又疯狂,却偏偏能吸引那么多人去挑战所谓的王者。”
女人喉间艰涩,每个字似乎都带着痛楚:“那个人,就再也没回来过。”
“连最亲爱的妹妹的死讯都不能换回他一点消息,八成……是把命丢在那儿了吧。”
她的眼神有些黯然,有些嘲弄,更多的却是深重的悲哀。

“你想报仇?”Akira微微眯起双眼,声音低沉,透着一丝危险。
女人低声短促地笑了一声:“谁知道呢,也许想过吧。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废人一样的‘王’,让人连动手报复的兴致都欠奉。”
她收回目光,有些意味深长地看向Akira。良久,忽地换了张似笑非笑的脸:“话说到这里就差不多了,我给你留了点礼物,期待吗?”说罢,无视肩上的利刃,径自向门外走去。

Akira并没有放下长刀,就维持着架住女人颈子的架势,跟着他走到门口。
他还没有下定主意要不要放她走,毕竟她知道得太多,而且那个“礼物”,听起来太过可疑。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选择杀掉唯一可靠的药品供给源。”女人仿佛感觉到了他透骨的杀意,“你们在这里停留得太久了,有些东西,我查得到别人也一样查得到。”
“可靠?”Akira的语调微微上扬。
女人耸了耸肩:“如果想要动手脚,我的机会简直太多了,何况你只有信任我,不是么?”
她略微侧过头来,姣好而尖锐的面部轮廓在阳光的温暖下变得缓和:“下次如果有需要仍然可以联系我,不过那时可就不会像这次一样免费了。”说罢看也不看桌上的箱子,耸了耸肩膀,快步消失在青年的视线中。

就看在你和那个消失在丰岛的人,骨子里的相似的份上吧。

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折翼phoe

Author:折翼phoe
非常懒的一个人
兴趣多而杂+3分钟热度
胸无大志的吃货

碎碎念
类别
最新评论
链接
后庭
你看我不见
FC2计数器
自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