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莲【SA】(四)

当Akira睁开眼睛时,天已经黑透了。
他缓慢地从床上坐起来,这个简单的动作几乎花光了他积攒的所有力量。疼,浑身上下都很疼,尤其是腰部以下,那种撕裂的痛感让他每动一分都如坐针毡。
床上没有第二个人躺过的痕迹。屋里昏暗一片,听不见任何声响。衣柜的门敞开着,叠得整齐的紧身皮衣不见了,同时失去踪影的还有几上的太刀。风从缺了玻璃的窗口中呼呼地吹进来,把床头的黑色针织衫掀起一个角。

他走了。

继续阅读

自我介绍

折翼phoe

Author:折翼phoe
非常懒的一个人
兴趣多而杂+3分钟热度
胸无大志的吃货

碎碎念
类别
最新评论
链接
后庭
你看我不见
FC2计数器
自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