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莲【SA】(四)

当Akira睁开眼睛时,天已经黑透了。
他缓慢地从床上坐起来,这个简单的动作几乎花光了他积攒的所有力量。疼,浑身上下都很疼,尤其是腰部以下,那种撕裂的痛感让他每动一分都如坐针毡。
床上没有第二个人躺过的痕迹。屋里昏暗一片,听不见任何声响。衣柜的门敞开着,叠得整齐的紧身皮衣不见了,同时失去踪影的还有几上的太刀。风从缺了玻璃的窗口中呼呼地吹进来,把床头的黑色针织衫掀起一个角。

他走了。

继续阅读

红莲【SA】(三)

阅览此篇文章需要输入密码
输入密码

红莲【SA】(二)

当高跟鞋的声音再度响起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的中午。

“这倒方便,省得关窗户了。”女人的话里仿佛总带着尖锐的刺。一进门,首先注意到的便是堆在屋角的碎玻璃,以及空空如也的窗。
“与你无关。”Akira关上门,转身走进厨房继续准备午餐,“钱我放在桌上,你只要做你该做的就好。”

女人走到桌边,轻轻摸了下上面中等大小的箱子,笑道:“看来还是小看了你。”说罢不再言语,神色复杂地看了床上的男人一眼,动手为他静脉注射。

继续阅读

红莲【SA】(一)

残阳如血

隔着厚厚的窗帘,斗室中一片昏暗,空气都静止了一般,只有一个细不可闻的呼吸声,缓慢而又悠长。像是有人在熟睡,却没有熟睡的人经常发出的辗转声音。

静谧没有保持太久,两个脚步声由远而近,一个是女人的高跟鞋,相当稳健地敲着响亮的鼓点,另一个则是软底鞋,脚步矫健而轻盈,却隐然带了一丝惶急。
钥匙插入锁孔,凝固的空气流动起来。
高跟鞋径直走向窗前,随着“唰”的一声,阳光从外界倾泻而下。

继续阅读

自我介绍

折翼phoe

Author:折翼phoe
非常懒的一个人
兴趣多而杂+3分钟热度
胸无大志的吃货

碎碎念
类别
最新评论
链接
后庭
你看我不见
FC2计数器
自留地